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孤王独治_第四十章 山有曲折水有弯(下)


童宥:我才不相信你当真是个无辜的宠君!

--------------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

交代完后宫事宜的皇帝自然不能休息,即便已经响过二更,还是得回自己的太清殿,一面令唐致涛为自己束发更衣,一面令单一丁去传三省六部与御史台、大理寺的长官前来太清殿议事。

唐致涛为他束发的手踌躇停滞,轻声问道:“天色晚了,不能明天再议吗?你该好好休息才是。”

长铭断然摇头:“案发于洲毓宫,涉案之人又是飒依卡族的宠君。朕今晚就该给个交代,怕是到了明天早上,将有其他的变动,若是促使飒依卡做出什么动作,那便要花费更多的时间去解决了。”

“他们自己的族人犯下这等罪行,难道还有辩驳的余地吗?不如趁此机会,将飒依卡这些人连根拔除,让天下归于陛下统御。”

长铭抬眼,见得镜中的自己形容疲惫,便是强打精神,也无从掩盖眉宇见的愁苦。

他叹息道:“你既然知道天下尚且不在朕手中,又怎么能轻易说出让朕将飒依卡彻底铲除这样的话?” 

唐致涛呆怔了片刻。

“四个贵族,都有自己名下的佣军,那些佣军从来不听从王令,而飒依卡族的佣军更是远胜其他三族,加之他们把握着边疆重军,朕若是下令,突发兵变又该如何?朕除了皇宫禁卫军,余下不是势单力薄,便是鞭长莫及……”长铭叹道:“你想得太简单了。”

唐致涛为他带上发冠,转而去取一件龙袍,嘴上仍是不甘道:“我不懂这么多的顾虑,可咱们也总不能就这样处处受他们掣肘!卫朗入宫才多久,他们就将一个太医送进宫里来,分明就是盘算着……”他已是不忍说下去了。

长铭低头看了一眼正在打理自己衣襟的双手和那蓝色的袖摆,轻声道:“待朕处置了飒依卡,朕定会好好陪伴你。”

唐致涛听闻此言,却是转过头去,不再看长铭:“或许我未必还有等到那一天的福气。”

“不许胡说!”长铭心急如焚地呵斥。

“霜渠说的对,你是皇帝,不是我的卿子……”

“他居然对你说这样的话?朕定要重重罚他!”

“你罚他做什么?”唐致涛苦笑一声,“他说的何尝不是实话?便是没有了飒依卡,那剩下三大贵族呢?还有后来的崛起的王侯将相呢?你的身边总是有那些怀抱着各种目的的宠君,我却无能为力。”

长铭几次试图安慰,可话到嘴边,始终察觉无济于事。

一瞬的时间似乎被痛苦向着两侧延长,留下两人之间的空白。

“朕该去前殿了……”长铭伸手,碰了碰唐致涛的手指:“你先休息,朕晚些回来。”

一个月之内便有两次在夜半三更的时候将朝廷中的高官要员一并抓来太清殿,这难免令人感慨世道不太平。

先是宰相被刺、侍郎重伤,再来又是大理寺卿惨遭袭击,如今更有宠君意图刺驾,真可谓大案不断,大臣们都说,或许也该催着皇帝去奉天殿给祖宗们烧香了。

长铭留意了来者,除去兵部尚书、兵部侍郎、大理寺卿这三个不可能出现在此处的人,余下倒是来的齐全,连前些日子病重的顾小舞都第二次坚强地从床榻上起身了。

然而此刻不是问候病情时。

刑部尚书洛那迦晗画抢了先机,对长铭道:“事关刺驾,臣等亦不敢马虎,即便飒依卡族是无辜,眼下也依旧是难脱嫌疑。恳请陛下依照律例,将该宠君的三族羁押入牢,待此案查明真相后,再作处置。”

长铭特意沉默了半晌,目光在一干臣子见来回扫视,却并无发现有一人意欲为飒依卡说情两句。

毕竟这等罪名,实在骇人,而朝廷本也是个树倒猢狲散的地方。

他又等了片刻,正欲开口,却发现有一人犹疑之下,终究站了出来。

“御史大夫有话要说?”

“臣以为,此案并非所见这般简单。若是飒依卡族有意刺驾,则王城守卫军、边疆守卫军也该有所动作才是,何况宠君卫朗深得圣心,哪有刺驾的动机呢?只怕是后宫中有人心生嫉妒,设计陷害。”

刑部尚书当即反驳道:“动机一事,不审不问,御史大夫又如何断定?再者,若是案发在别处或许还有争宠这一说,可洲毓宫内出了凶器,还恰逢陛下歇息时,这般情况,哪里是御史大夫三两句便能推脱的?”

“但是此案并未伤及陛下,只是出现了凶器,也不该如尚书这般如此断言。”

“为何这凶器早不来晚不来,偏就是冲着陛下而来?”刑部尚书挑了挑眉毛。

“那也该是细查此案……”

“所以才应按律例,将宠君卫朗三族囚禁。”

长铭一手支额,安静地看着两人争吵。

彼时,顾小舞忽而出列行礼:“若是臣所记不差,宠君卫朗的三族,也包括太王君、兵部尚书在内。” 

长铭点头:“太王君是朕的母君,与朕同属皇族,自不该被监禁株连。”

“可眼下兵部侍郎重伤未醒,若是再将兵部尚书监禁,兵部岂不是无一主事之人?如此对于边疆战事与大小军队皆为不利,臣敢请陛下三思。”

洛那迦晗画蹙眉:“吏部尚书此言,莫非是要将王法视为无物?”

“法理不外乎人情,根据情况,适当通融,亦无不可。何况飒依卡族在朝多年,其忠心天地可鉴,此案只怕也是有人蓄意陷害,刑部尚书又何必铁石心肠呢?”

“法理便是法理,轻易就要让步通融,国家法度何在?一张废纸,又如何为天下人敬重?尚书此话,岂不是亵渎?!”

长铭暗自想着,若是那孔璃修还在这处,此时定当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大打出手……顾小舞此言,确实惹人不快。

可他还是耐着性子,多问了顾小舞一句:“依顾尚书之意,该当如何?”

顾小舞道:“刑部尚书的担忧并非全无道理,法不废,才可保社稷安稳,可眼下又是紧要时期。以臣愚见,不如将兵部尚书的子女、仆役、以及府内一干君人尽数关押,而兵部尚书照旧打理兵部事务,并谴禁卫军看守,若有异动,立即捉拿。”

御史大夫连忙道:“臣附议!”

原本该将三族关押,眼下只有少数无关紧要之人遭殃,当真让升浩占了便宜。

洛那迦晗画还欲反驳,却让长铭拦下。

“飒依卡族为朝廷立下了汗马功劳,朕也相信此事另有主谋,不该轻易诬陷了忠良。便依吏部尚书所言行事,将兵部尚书的子女、仆役、一干君人尽数关押即可,不再涉及他人。后宫之事,朕已交聂舒卓审理,前朝便由三司负责,若有变动,再行安排。”

“陛下……”洛那迦晗画还未死心。

“好了!”长铭挥手打断他,“朕也乏了,便到此为止!”

“是……”

洲毓宫众人散去之后,逸景也在童宥的陪伴下往自己的温宁宫而去。

“方才可真是热闹”,童宥忍不住咕哝道,“小的一眼看过去,那些旁的宠君可都是直勾勾地盯着皇帝,还有几个搔首弄姿意图勾引,也不看看是什么时候了。”

逸景笑道:“皇帝这等火气,还想着亲近,实在精神可嘉。”

“大人……”童宥小心地环顾四周,才低声道:“洲毓宫那事,是不是大人……”

“哎!”逸景拦下他脱口而出的怀疑,“此话可不能乱说,在宫里,造谣生事可是大罪。”

童宥下意识看了一眼距离两人尚且有些距离的内侍,旋即笑道:“是,小的不敢。还是大人火眼金睛,早早便发觉洲毓宫藏了人。”

“行了”,逸景淡淡道:“本官知道你满腹好奇,但是本官最近这几日皆是闭门不出,又怎么可能寻一个皇帝在洲毓宫的时候去捣乱?”

这话确实把童宥问死了。

“那这么说,不是大人……”

逸景横他一眼:“当然不是!”

童宥却暗想着,这样的否认说给他人,倒也无懈可击,可落在自己耳朵里……又怎么能轻易相信呢?

升浩泰然自若地安坐家中,看着眼前的连浩来回踱步。

两人彼此沉默依旧,终究是连浩耐不住这等诡异的气氛,上前两步,毕竟了升浩问道:“你如何这般淡定?”

“我有何可惊慌?”升浩慢慢抬眼:“难道你认为,陛下还有可能借着这个罪名将我杀了吗?”

“他难道不想吗?”连浩反问道,“万一他知道了当年惠云王君一事,再故意带着匕首去了洲毓宫,将罪名推给我族……”

“他若当真知道了当年那事,今日就该去太王君的齐康宫演这一出好戏,抓着一个小小的宠君有什么意思?”

连浩一愣:“不是皇帝做的。”

升浩摇头:“应当不是。皇帝对飒依卡存有依赖,又忌惮如此飒依卡所有的兵力,故而提防不少。也正是因为如此,皇帝断不会轻易杀我,否则若有兵变,他亦是应接不暇。”

听得升浩的断言,连浩也不由得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继而问道:“那接下来如何?”

“等着御史大夫来报信”,升浩徐徐拿起手边的温水,轻抿一口,又道:“若是我没猜错,皇帝不会依照律例将我也关押,但是府上其他的人……”

正是说着此事,御史大夫果然带来了同样的消息。

“亏得有吏部尚书求情。”

“顾小舞?”升浩神色有些迷茫,“此人究竟有何打算?从陛下登基以来,她确实履行了对咱们的诺言,可似乎总是在做些各不得罪的事情……”

“大人”,御史大夫很是着急:“还是想想,接下来该当如何吧!前朝三司也就罢了,可后宫……”

升浩叹道:“让御史台给华景判个无罪吧。”

连浩当即怒不可遏:“就这样放过他,难道令宰相的心血白费?”

“想要改判并非难事,来日还有机会,政治本该是如江河一般长远的事情。眼下皇帝已经做了让步,若是不想冒天下之大不韪与皇帝刀兵相向,就该给他一些好处,不要难为他尊敬的帝师华景才是。何况若是华景被定罪,皇帝难保不会对卫朗下手……他可是,尚有大用的人物啊……”

评论 ( 4 )
热度 ( 30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