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孤王独治_第三十九章 山有曲折水有弯(中)

逸景:让你们看看什么叫做深藏功与名!

--------------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

今日逸景难得没有捧着书本老老实实地对着烛光,反而在自己宫里四处走动,时不时还问起那小花园,唯恐自己懈怠了几天,那儿就剩一片枯草。

童宥无奈道:“大人在宫里都窝着好几天了,若真想出门便出门吧,小的去给您准备水壶。”

逸景摇摇头:“还是小心为上吧……多少天了?”

“案件吗?”童宥道:“已经第八天了……华景大人还是未曾苏醒,高烧反反复复,也不知太医院的人都在忙活什么!”

逸景未曾在意华景,转而问道:“皇帝这几日都宿在卫朗那处吗?”

“是……”童宥的语气中颇有惋惜的意味,“前朝的升浩势必要用众口悠悠来逼得陛下给华景大人定罪,使得皇帝也不见其他的宠君了,只能专心安抚着飒依卡族。便是唐致涛去了太清殿,皇帝也推脱了。哎……大人称病了这么多天,陛下连一句问候都没有。”

逸景闭了闭眼,才道:“我并不在意这种虚情假意的关心。何况前朝之事必定令他头疼欲裂,眼下应付好飒依卡才是主要,他又何必来。”

“飒依卡的未免过分了”,童宥的愤恨倒是藏也藏不住了,“方才还听说,升浩仗着权势滔天,居然在光天化时日下对禁卫军失礼!那个禁卫军军士都说了自己有婚约在身,此名传出,怕是要被未婚的卿子退婚,他却依旧纠缠不休。”

逸景匪夷所思地望着童宥:“此事当真?”

童宥的语气立时又软了几分:“小的也是……也是听说而已。”

“或许只是以讹传讹。升浩是贵族出身,又是兵部尚书,哪里能做出这样的寡廉鲜耻的事情?”

“可小的还听说,那军士就是令军侯府的大少爷……”

“令军侯?”逸景愣了一愣,“已是许久没有听得这个名字了。”

童宥附和道:“确实如此。虽然侯爷早早就封侯拜将,可当年对胡莽一战失误,险些为军法处死。”

“那又是因何未死?”

“这……小的不知……”

“罢了”,逸景抬头,望着天上一轮圆月,心中回想起入王城以来的种种,顿时疲累更甚,便吩咐道:“本官累了,就寝吧。”

童宥低声答应,同逸景一并回了寝殿,才将发冠拆下正要梳头,突然听得自己宫里内侍来报:洲毓宫出了大事!

主仆二人相视一眼,逸景当即抓起发冠塞给童宥:“束发,出门!”


逸景的温宁宫位置偏僻,自然也到得慢一些,一步跨入厅堂时,便见得这方寸之地塞了满满当当的宠君,当真是各有千秋,在细问详情之前,他甚至忍不住多看这些兴主一眼,而后暗自诧异皇帝的后宫竟然是如此热闹。

虽然宠君们将洲毓宫的厅堂围得水泄不通,却唯独有四个人分外显眼。

第一人自然是皇帝。皇帝高坐主位,衣裳整齐,长发披散,面色凝重,双眼凌厉,一动不动地盯着堂下的卫朗。

第二人就是飒依卡卫朗。相较于皇帝的端庄得体的皇帝,他却是狼狈不堪,赤着双足,散着头发,身上不过草草披了一件斗篷以作遮羞,正跪在地上俯首请罪,即便他低着头,众人也依旧从那一两声的啜泣中将他的惊恐听得一清二楚。

第三人是唐致涛。这个独得圣宠的宠君眼下正坐在皇帝身边,一下下地为皇帝抚背顺气,似乎他很是担心这一通变故要将皇帝吓得心惊肉跳夜不能寐。

第四人为聂舒卓。他从来得皇帝倚重,打理后宫事务,虽无王君之名,却手握王君之权,后宫中的大小事务,他总要过问。

早已到来的洛那迦松豪见了逸景,虽然是面无表情,但却将逸景不动声色地拉到自己身边来。

“这是怎么了?”逸景见状,低声问洛那迦。

“嘘……”洛那迦示意他再将声音压低一些,“是飒依卡侍寝时,突然听到一声动静,皇帝起身掀开床帐,便看到一把匕首掉在地上……”

众人心知肚明,皇帝宿在洲毓宫,而洲毓宫又恰巧出了凶器,卫朗这刺驾的嫌疑只怕是百口莫辩了,加之皇帝本就多疑,谁都拦不住他胡思乱想。

逸景想起当初皇帝对自己那等全神戒备的模样,心中感慨良多。

“你还不从实招来?!”

皇帝一声暴喝,将众多宠君吓得齐齐退了一步,而卫朗更是连连叩头,连哭腔都止不住了。

“陛下!陛下臣冤枉啊!臣便是向天借胆,也不敢犯下这等大逆不道之事啊!求陛下明察!”

“你的寝宫,能有几人可进?这匕首早不掉晚不掉,偏偏是朕在你宫里的时候出现了,难道不是有梁上君子在静候时机不成?!”

尽管皇帝声颜色厉,卫朗却始终磕头高呼冤枉,说不出一句辩解,而一旁的聂舒卓回禀道:“臣已谴人查看了房梁,奈何卫朗入宫不久,洲毓宫亦是前不久才从内到外地清理过,使得房梁上没有蛛网与尘埃,难以确认房梁上是否有人停步过。”

“还有其他线索吗?”同聂舒卓说话是,皇帝便平复了心绪,又成了那四平八稳的状态。

“暂时没有”,聂舒卓摇头,“无法断定卫朗是否有罪,此案还需细查。”

“既然如此,那便交给你了,需要什么,就同朕说”,皇帝叮嘱聂舒卓之后,又对在场的宠君吩咐道:“但凡有谁敢为难聂舒卓,便是忤逆了朕的圣旨,可都知道了吗?”

“是。”众宠君齐齐答应。

偏是此时,逸景似乎想起了什么,对身边的洛那迦道:“你可还记得,我们第一次来洲毓宫,在前院一角的枣树上……”

“司福罗!你在说什么!”

皇帝本已习惯了唤他的名字而非姓氏,如今翻脸又喊了姓氏,当真令逸景暗自心惊。

“臣不敢!”逸景连忙告罪。

“从实招来,私下议论了什么?!”皇帝咄咄逼人。

“这……”逸景看了卫朗一眼,又拜首道:“臣不敢说,或许那只是臣的错觉而已……”

“再敢推辞,你便是同罪!”皇帝甩手,将茶盏摔碎在逸景面前,好一副粉身碎骨的惨状,若非此时皇帝正是出离愤怒时,只怕余下人等都要耐不住这等逼问,尖叫出声。

“是”,逸景连忙如实招供,“臣半月左右前曾来拜访宠君卫朗,离宫之时,隐约见得前院那棵枣树上藏着一人……”

偌大的厅堂立时鸦雀无声,片刻之后又爆出此起彼伏的一阵阵议论与猜测,似乎能将洲毓宫的一砖一瓦都掀开去。

“你含血喷人!”卫朗哭嚎着便要伸手来抓逸景,幸而童宥及时反应,将逸景护在身后,“我宫里何时有了什么刺客!分明是你心生嫉妒,这才落井下石!”

“臣哪里能胡说?”逸景也辩解道:“当日情形,陛下只要一问这洲毓宫的内侍就能知道,众目睽睽,他们亦是有所觉察的!”

“还不将人制住!”聂舒卓上前,吩咐左右内侍,将卫朗拖开,避免大打出手,闹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来。

皇帝亦是心烦意乱,挥手道:“将他压入天牢,待聂舒卓查证真相。”

于是一干内侍又是七手八脚地将人带了下去。

恰是这吵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单一丁入得厅堂来通报:太王君来了。

长铭悠悠起身,正迎上了脚步匆匆的博浩。

“更深露重,母君怎么来了这处?”

博浩环顾一周,遍寻不找卫朗身影,言道:“孤听说了洲毓宫之事,想着你毕竟没有王君,这后宫还是哀家治下,不得不亲身前来,为皇帝解忧啊。”

原本缩在人群中的丛小狮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排众而出,跪伏道:“太王君明察!宠君卫朗素来温良恭谦,忠君有礼,怎么会做出此等事情?!定是有人栽赃陷害!”

言罢,还看了逸景一眼。

洛那迦旋即挺身而出,对皇帝道:“陛下明鉴,逸景为人正直,断不可能诬陷了谁。何况当日臣与洲毓宫内的一些内侍亦是有目共睹那枣树上似有人影闪过,求陛下明察!”

“一派胡言!”博浩拂袖冷笑:“宫中防布如此严密,哪里来的可疑人等?尔等分明是捕风捉影,居心叵测,实在不配为陛下宠君!来人,还不将这二人打入冷宫?!”

“谁敢动手!”

皇帝冷冷发话,原本正待一拥而上的内侍又讪讪退下。

“陛下”,博浩的脸色已是难堪,“这等人留不得。”

“母君何必着急呢?”皇帝走下主位,经过丛小狮,弯腰将逸景与洛那迦扶起,“聂舒卓已经亲自去问个究竟了,是非曲直,朕定当勿枉勿纵。”

“陛下”,聂舒卓也已然回来了,“臣将洲毓宫内的内侍都盘问了一遍,有人声称看到了人影,也有人称只是清风作乱。”

童宥若有所思地看了逸景一眼。

博浩不慌不忙,又道:“既然此案疑点颇多,那便不该轻忽了。孤定会好好审理,给陛下一个交代。” 

“太王君殿下”,唐致涛反驳道:“此案牵涉卫朗,恐怕太王君也该避嫌,以免落人话柄才是。”

皇帝亦是附和:“此言得之。朕相信母君对朕疼爱颇深,定然与此事无干,也请母君为了朕,保重自己。”

“孤……”太王君正待争辩,却又被秋微英霜渠打断。

“陛下,刺驾一事,非同小可,若是证据确凿,理当株连九族。眼下虽然案情不明,可卫朗嫌疑依旧,只怕陛下要痛下狠心,依照司法惯例,将其三族扣押。”

皇帝看了脸色煞白的博浩一眼,故作为难道:“飒依卡族为朝廷立下了显赫功勋,朕对他们亦是倚重信任,从无怀疑,此事就不必了吧。”

“王子犯法庶民同罪。陛下若是徇私,如何堵得住天下悠悠之口?”

皇帝便叹道:“太王君是朕的母君,自然是皇族之人,万万不可有所失敬……至于其他的……容朕考虑考虑。”


ps:逸景所说的关于曾经在洲毓宫看到刺客的情况,可以跳回去重新看一下第二十三章和第二十四章的叙述。其实逸景在那时候就已经给卫朗挖好了坑,就等卫朗往下跳。至于怎么挖坑怎么算计的,后续会有人进行详细的说明。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