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云卷山河_第一百八十一章 请君入瓮

甘仪:本相见过古来秋的大徒弟木易杨,你难道是那个小徒弟傅远平?! 

古代abo背景;

A:兴主,B:和生,O:绛元;


即便有逸景告知在前,行晟早已做好了完全准备,可真到了君臣见礼之时,依旧难免心怀忐忑。

“都平身吧,赐座。”

皇帝很是慷慨地挥了挥手,仿佛喊来逸景与行晟,不过是为了叙旧罢了。

行晟抬眼看了看周遭,莫说是甘仪本人了,便是御史台的曲璃萤,大理寺的崔树都在此处。只怕甘仪在帐外也传好了证人等候,亦或皇帝也埋伏了自己的亲卫。

皇帝的双眼扫过在场诸人,悠悠然端起茶盏,轻笑道:“逸景,朕此次宣你前来,乃是大理寺察觉了一些陈年旧事,想要问一问你。”

行晟眉头一皱——大理寺的事情,只怕是昔年孟千之死。可眼下皇帝对逸景甚是倚重,如何就听信了甘仪的三言两语?

“陛下”,逸景起身,恭敬问道:“未知是何等旧事?若臣知晓,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皇帝没有说话,而是看了看崔树。

崔树立时示意,转而问逸景道:“将军可还记得,三四年前,参将孟千不知所踪,后经大理寺仔细搜寻,终于在涧河谷左近的茅草房中,发现孟千早已为人焚烧的尸体?”

“自然是记得的”,逸景供认不讳,“彼时本将正是宁武大军长,驻守涧河谷,正是因为大理寺卿从涧河谷旁的茅草屋中挖出了一具尸体,倒是将本将好一番责问。”

逸景这一通先发制人,倒是令崔树面色有些尴尬。

而甘仪在一旁悄悄然使了眼色,才令崔树重新调整了面容,继续说道:“将军说笑了。只是本案有些年头了,直到近日,才重新有了进展。”

“大理寺卿但说无妨。”

“孟千就任大军长之时,麾下另有一仲军,名为袁辉。此人在孟千死后,接任军长一职。根据大理寺当年询问口供,袁辉曾言,在孟千死前,曾与一名青年有所往来,而孟千死后,那名青年亦是不知所踪。”

“哦?”逸景仍是装出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不过轻轻地挑了挑眉毛,“本将知道袁辉大军长,如今他亦是领兵到了素城,大理寺卿可是要唤他前来?”

“将军明察。”

逸景也不推拒,转身吩咐了身后的军士,这便去将袁辉传来。

待得军士出了帐去,便再无一人说话,甘仪的双眼在逸景与行晟之间来来回回,而皇帝不动声色地再一次端起了茶杯。

不消多少时候,袁辉便入帐前来见礼。

崔树问他:“袁大军长,昔年孟千参将不幸惨死,你可还记得当初你留在大理寺的口供?”

“自然是记得的”,袁辉老老实实地说道:“参将死之前,与一个青年人有所往来,可他死后,那个青年亦是无影无踪。”

“可还记得那青年人的样貌?”

“那人个头高挑,大眼粗眉,鼻梁高挺,双颊消瘦,相貌倒是普普通通,不甚显眼,但是他以长枪为兵器,武艺绝伦,世所罕见。”

“噗嗤……”

皇帝转头一看,逸景似在偷笑,便问道:“逸景,你这是在干什么?”

逸景连忙起身告罪:“臣失礼了,还请陛下降罪。只是听了大理寺卿与袁大军长所言,处处觉得诡异又可笑罢了。”

“哪里诡异?”皇帝面上甚是冷淡。

“陛下,臣为武官,从不敢过问朝堂之事。只是当年孟千之死,实在牵连甚广,连臣也在有意无意中听了些许消息,可唯独不知道孟千死前,还有一个青年人。如今大理寺卿旧案重查,许是发觉了什么线索,臣不该多言。然而袁大军长为何对孟千死前的其他事宜绝口不提,反而说起一个青年人?”

行晟不做应答,却也心知,当年甘仪做贼心虚,隐去了忘熙一事不敢提,而如今察觉忘熙与逸景之间似有往来,这才想到了再将逸景诬陷一回。

崔树也不避讳,起身对着皇帝行礼道:“这份口供确实是早年就记录在案,宰相可为证人。是下官当年一时疏忽,不过简单查访,没有那个青年人的半点消息便轻易罢手,还请陛下待此案了解之后,严惩臣渎职之罪!”

逸景当即了然,甘仪连崔树都愿意牺牲,便是到了孤注一掷的时候了!

皇帝沉思片刻,看了跪伏在地的崔树一眼,良久才点头道:“你便继续说下去吧。”

“臣谢陛下隆恩。”

崔树站起身来,重新归于席位,继续对逸景言道:“当初孟千死于涧河谷左近,本就引人猜疑……然而……”崔树的面上扯出一记冷笑,仿佛刽子手对死囚最后的嘲讽,“近日,又有人见到了那名青年,同大军长有所往来,这其中的缘由,如何能不问个清楚明白?”

逸景看了看皇帝又看看甘仪。

只是三言两语的相貌形容,并不能定他杀害参将的罪名,必定是甘仪对皇帝坦言相告在前,言明他已然见过了忘熙。

然而甘仪不复当年的权倾朝野,只是一个参将的死,必定不能令皇帝动摇,那么这之后……一定藏着其余的杀招!

“大理寺卿这是何意?”

“将军何不传唤宁武七营的谷粱以晴?一问她便知其所以了。”

逸景皱了皱眉头,依旧谴人去寻谷粱以晴前来。

见过礼后,崔树又问谷粱以晴:“当日你也在地下城?”

“是”,谷粱以晴顶着乖巧而又惶恐的模样回答道:“下官当时随南荣大军长一探地下,却为乱石掩埋,机缘巧合之下,跌落地下城。”

“而后在地下城中也见到了将军?”

“见到了。”

“地下城里,是否还有一个提着长枪的青年人?”

“有。”

“模样如何?”

“个头高挑,大眼粗眉,鼻梁高挺,双颊消瘦,虽然相貌普通,却是武艺超群。”

谷粱以晴的回答几乎与袁辉所言一模一样。如此客套的言语,于逸景而言自然是不痛不痒,不过皇帝若非对甘仪与自己都是半信半疑,又何来今日对簿公堂?眼下而言,只是去批驳谷粱以晴与袁辉的语言并没有任何意义,他还需另想办法。

“可还有其他的?”崔树继续追问,“他与将军可有什么来往?”

“下官不知,下官只是听说那青年人唤将军为‘师父’。”

行晟不动声色地静坐,便等着逸景应变。

“依照证人所言,那便是你的徒弟杀害了孟千?”皇帝问逸景,“你可有什么说的?”

逸景从容笑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臣无话可说。不过司福罗一族内,人尽皆知,臣之武艺素来难登大雅之堂,忽然给了臣一个武艺绝伦的徒弟,实在令臣惶恐,只怕我族之人,都要笑得人仰马翻了……”

谷粱以晴没有应答,只是垂头站着。

“谷粱以晴”,行晟徐徐开口问道:“本官令七营督促宁武大军的粮草,眼下进展如何?”

“这……”谷粱以晴似乎一时说不上话来。

行晟当即呵斥道:“你亦是有品阶的武官,居然不思好生辅佐军务,反而想着给将军扣个莫须有的罪名,当真岂有此理!”

曲璃萤反唇相讥:“大军长何故如此慌张地教训一个小小的武官?心中还另有打算不成?”

行晟便不再应答。

崔树见他理亏了一般,便对谷粱以晴道:“你不妨将当日情形都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也好让将军知晓才是。”

行晟暗想着,终于是到了正题的时候。崔树等人弯弯绕绕地说了许久,便是想着让谷粱以晴说出古来秋的存在。旧案重查是假,举报揭发才是真,若不是自己师父这样的诱饵,只怕皇帝也不愿听这桑榆暮景的宰相说了许多可有可无的废话。

“那日我们都聚在了地下城的中心位置,华景大人也在其中。我听得那个青年人见了将军,便很是欣喜地喊了一声‘师父’。青年人还说,他……”谷粱以晴偷偷窥了行晟一眼,又鼓足勇气继续言道“他带来了大军长的师父,大军长的师父并没有死去。”

“南荣大军长的师父?”甘仪故作无知道:“他是令军侯早年失散的儿子不假,可却未曾听说他还有个师父。”

“可下官确实听见大军长唤那人做‘师父’!”

行晟冷哼道:“实在可笑。当时在场不过寥寥数人,怎地到了你口中就莫名其妙地多出了这么些角色?”

皇帝放下茶盏,问道:“有谁在场?”

行晟答:“宰相大人赶来之前,不过是华景大人、将军、李长铭、辰盈、以及下官。”

谷粱以晴旋即反驳道:“还有三人,分别是那个青年人、大军长的师父与师兄。”

“本官怎么不知道自己还有个师兄?!”行晟重重地一拍桌案。

“大军长!”甘仪喝道:“如何在驾前失礼?”

“陛下恕罪,实在是臣受不得这等污蔑之言。”行晟连忙起身告罪。

崔树在一旁凉凉说道:“大军长何必着急,且听谷粱以晴把话说完就是。”

皇帝也不等崔树拖拉,直接问谷粱以晴:“大军长的师父,是个什么人?”

“下官也不甚清楚,但是将军称他为‘古大将军’……”

“古大将军?!”皇帝一声惊呼。

甘仪见机立时神色凝重地说道:“莫非是那个里通外国的古来秋?!”

“什么古来秋?!”行晟正欲开口反驳,却为甘仪阻止,“本相见过古来秋的大徒弟木易杨,你难道是那个小徒弟傅远平?!”

“怎会如此?!”曲璃萤与崔树亦是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

“来人!”甘仪对着帐外喊道:“将这十恶不赦的傅远平拿下!”

“陛下!”行晟不看逸景也不看谷粱以晴,而是连忙向着皇帝叩首言道:“臣尚且不知其中详细,如何就成了十恶不赦之徒?!如此指鹿为马之事焉能由宰相只手遮天?!还请陛下明察!便是要治臣的罪过,也需得让臣听听,何时有又了个古来秋!”

“等等!”

皇帝一摆手,原本冲入大帐中的军士纷纷停了脚步,旋即又返身退下。

“甘仪何必如此大惊小怪,总需要待谷粱以晴交代了前因后果,才好判决。南荣行晟毕竟是一军之长,若是轻易下狱,难免动摇军心。”

甘仪讪讪地行礼,退至一旁。

“谷粱以晴”,皇帝反问道:“你便说说,那个古大将军,是什么模样?”

“他相貌英俊,丰神俊朗,手持一柄七星宝刀,身着奇异道袍,腰上……”

“你说什么?”皇帝止了她的话语,连声音都拔高几分,“刚刚那一句!”

甘仪在电光石化之间回想一番,心中大叫不好。

谷粱以晴依旧是稀里糊涂地回答这皇帝疑问:“他身着奇异道袍……”

“上一句!”

“手持一柄七星宝刀……”

皇帝目光一冷,狠狠地瞪着甘仪。

逸景倒抽一口冷气,才言道:“宰相大人怕是不知,古来秋此人,善用长剑,而非宝刀……”

当时四座寂然。


新书《孤王独治》正在连载,点击头像可找寻,放个简介: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孤王独治》第一章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 4 )
热度 ( 10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