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云卷山河_第一百六十八章 谦则公主

逸景:臣不想欺骗殿下,只是有些话,臣又说不出口。

古代abo背景;

A:兴主,B:和生,O:绛元;

谷粱以晴忽而察觉一阵天旋地转,整个身躯都被人带着倒飞了出去,鼻子了好像都窜进不少青苔,耳边又传来了溪水的响动不休,那等潮湿的气息令她像是触到了春日不化的霜雪,微微打了个寒颤。

再一睁眼时,就见到面前浮过细碎的青苔,耳边还留着巨石碎裂的声响,这恍惚的一瞬间像是她自己已魂体分离,远离阳世,便是有人对她说“那巨石早就将你的身体砸成一片血肉”,她也会认为自己的骨头都不留一处完好。

“哎!小妹妹?”

“啪!”

“呀!”

接连几声动静在明晃晃的地道中胡乱游走,那边刚刚站定脚步的君卿齐齐回头,当即看到谷粱以晴顶着一脸愤恨地抽了忘熙一个大耳光,二人下意识地缩了缩肩膀。

“你打我做什么?!”忘熙很是委屈地嚷嚷。

“是你先动手的!”

“我那是怕你傻了才想着打醒你,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谷粱以晴转头就看一边人畜无害的行晟与辰盈:“这是谁教的?”

“可能是他叔叔吧。”

“他叔叔又是谁?”

“你家大军长。”

谷粱以晴木着看着忘熙:“你可拉倒吧。”

忘熙扁扁嘴,委屈地把谷粱以晴放到地上去。

“咱们当真还活着?”难以置信的人,反而是阮辰盈,她盯着那块巨石半响,才心有余悸地开口问行晟。

“自然还活着”,行晟眨眨眼,“死人还能开口吗?”

“可那巨石落下时,我分明看得我们无处可逃,这……”谷粱以晴定睛一看,原本紧闭的石门确确实实又被推开了。

忘熙一愣一愣地说道:“我也不清楚,行晟大哥要我随时准备带着你冲出来……然后就成现在这样了。”

“方才不是还有两把剃去青苔的匕首吗?”行晟果真晃了晃右手上的两把匕首,“我将它们卡在石门上,一推就开。”

“可你……”谷粱以晴满心疑惑,当下才发觉周身竟然少了一人,惊叫道:“那个老者呢?莫非让巨石……”

“他早已逃之夭夭了……再将我们诓骗到此之后。”

“他欺骗我们?”忘熙东张西望,试图寻找一丝线索,“这又是从何说起。”

“那就从我们见他说起吧”,行晟随手收了匕首,领着众人沿通道一路向前,“他是个哑巴本就引我疑心,然而当我问起他是不是这个地下城的主人时,他却并不否认。如果是地下城的主人,如何会被困在一处牢笼之中?这处潮湿阴暗,不见天日,地面上却不留青苔,证明时常有人走过此处,那么一个常年在此处的人,为何有着黝黑的皮肤?我不得不提醒忘熙留意一些。”

可辰盈随后又抛出了一个疑问:“如果他不是这处的主人,那么他何以熟悉这处地形为我们带路?这处机关诡异,他又如何敢这样算计我们,自己却逃得无影无踪?”

行晟苦笑:“我也很是想知道。”

“那现在该往哪里去?”谷粱以晴看着周围一块色深一块色浅的岩壁,“咱们不用推开这些挡路的岩壁吗?”

“往前走就是”,行晟道,“咱们一直都是这么走的。”

“啊?”

“向着溪水声传来的方向。”


长铭左看右看,只在这空旷的地下通道中寻到了无数烛火,而后失落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转头就骂在一旁仔细查看墙壁的逸景:“你倒是好,如何也跟着一起跳进来了?!大军长如此行事,未免有失稳重吧!”

逸景回头:“你要听套话还是听实话?”

长铭不明所以:“还有套话?”

“自然是有的,理由不难找”,逸景耸耸肩头,“就说当时情况非同一般,我担忧这地下城另有诡异,危及三军,故而事急从权……”

长铭摆手一拦:“你还是老实一点吧。”

逸景瞪着眼睛实话实说:“你当时就这么跳进来了,我哪里来得及多想!”

“你……”长铭被气的说不上话来。

逸景一脸做贼心虚地转过头去继续鼓捣墙壁。

“顾大人要是知道了,怕是要将你追杀三千里。”

“不是还有你吗?”逸景笑得很是得意,“就算……”

他正打算再同长铭调侃两句,面前岩壁之后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响动,瞬息之间他便闪身跳开了去,将长铭护在身后。

“小心!”

长铭反而上前一步把逸景推开,横刀带起一阵清冷的动静,早已出鞘迎上突如其来的一抹幽光,而后金铁相交之声才落在这静谧了三十年的地下城中。

逸景定睛看去,横刀与长枪相交之处,寸尺不让,像是一片锋利的月光最终落在了炼狱火中,一切时光带着古今的悲鸣,皆尽化作了沧海中最细微的尘埃。

长铭眉头一拧,立时察觉对方似有些许退意,当即抢上前去,一手抓上抢身,脚下腾挪两步,以手肘直撞对方胸口,直到对方摔到岩壁上,才挥刀遏制其继续动作,一切的发生不过是电光石火之间。

待得终于有那片刻时间去细看对手一眼,长铭这才诧异发现——对方是个容貌昳丽的绝代佳人!

这女子肤色白嫩,螓首蛾眉,双瞳剪水,堪得冰肌玉骨一称,便是在中原大地上也难寻这样的美色。长铭将她打量一番,心中暗叫诡异,这人该是个汉家女子,却是作了胡人打扮,一身的穿金戴银,肩披刺绣,只怕是地位非凡之人。

“长铭住手!”

“公主殿下!”

两人的声音一远一近地同时传来,长铭听得逸景唤了一声“公主殿下”,便下意识地收回了横刀,再转头一看,居然是木易杨推开了岩壁跑来。

“师兄!”长铭见他活着,自然是惊喜万分,正要迎上前去,木易杨却喊道:“不要伤了她!”

长铭闻言回首,发现逸景已然将女子扶起。

“殿下没事吧?”逸景看起来颇为关切,双眼却是感慨无限,像是多年老友未见,想着话别从头,却不知从何说起。

“你?你是……”

“一别三十年,逸景老了,公主殿下却是不减当年,无怪乎相逢不相识。”

“逸景!”女子高兴地叫出声来,绕着逸景跑了几圈,又将他仔细打量几回,才泪眼婆娑地言道:“你果然不一样了,我知道你做了宁武的大军长,却不知道你现在的模样,我还想着你该是当年愣头愣脑的小子!”

“岁月不饶人,臣自然是会老的啊……”

长铭听着两人言说过往,仔细推敲了一番,有些迟疑地问木易杨:“这位是……谦则公主?”

木易杨无声点头。

“他就是那位第七营长?是你的卿子吗?”谦则闻言,也转头来看长铭。

“正是他,方才怕是将殿下吓坏了吧?他见我有危险,想都没想就冲出来了……哎呀!”

长铭一脚踢上逸景小腿,让他莫要作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而后才颇为惶窘地行礼道:“草民无意冒犯,还请公主殿下赎罪,莫要听这人胡说。”

“哎?是这样吗?”谦则玩笑道:“我看他倒是乐在其中。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好福气,明明是个不擅刀枪的军长,却抢了这样一位武艺绝群的卿子。”

长铭已经躲到逸景身后去了。

“殿下莫要调侃他了”,逸景上前来解围,又问道:“倒是殿下,怎么来了这处?又遇上了木易杨?”

木易杨摆摆手道:“情况特殊,边走边说吧。”

长铭与逸景相识一眼,皆已察觉此事并不简单,便神色肃穆地点点头。

“公主殿下……怎么不在胡莽的王宫中,反而到了荒城地界?”

谦则听闻,确实颇为诧异地望着木易杨:“我当真走到了荒城地界?”

木易杨:“我便是从荒城跌落下来的,也不该是我走去了胡莽皇宫吧?”

“那我又如何可能走到荒城?”谦则反问,“我不知自己到了此处多久,但是不吃不喝,仅有双脚代步,两地之间虽然不远,却也足足几十里,这如何可能呢?”

木易杨一时间无言以对。

逸景略一思忖,便问道:“公主殿下,在此走了很久?”

“这里不能知晓时间……我也不知过去了多久……”谦则低吟道,“怨我不该意气行事,追着人就过来了,希望胡莽朝廷莫要出什么变故才好。”

长铭想起萧听雪传来的消息,德昭王卿突然失踪,朝堂一时间无人阻拦皇帝发兵……

他问道:“是何人值得殿下亲自来追?”

“他叫韶严康,是胡莽冠绝天下的机关大师”,谦则拧着眉头,灯火跳跃在她柔和的脸颊上,似乎可以见到眼角细微的纹路,一切无声地告诉长铭,无人能逃出岁月的长河。

正当长铭出神之时,她又补充到:“他也是我女儿的老师,自然是本事无双。”

长铭看到,逸景双眼得瞳孔微微缩了起来,继而别过头去,似乎无颜再见这位高贵美丽的公主殿下。

谦则的眼神略过逸景的面容,像是什么都没有察觉一般,继续说道:“那日大地动之后,我便见他喜出望外地求见我的君人,可出了议事阁之后便不知去向,当他再出现之时,便说荒城已是囊中之物,合该趁此机会连破三城,再让我朝割地求和……我不由得更加留意他的动向,为了免人怀疑,我遣退了丫鬟侍卫,独自从胡莽皇宫之外追他到了这处,可他再无踪迹,而我也迷失于此……”

“机关大师?”长铭仔细回想起萧听雪送来的情报,立时明白这其中的前因后果。

“想来这地下机关是多年前就建造完成,用于摧毁荒城,帮助胡莽进攻中原,不过是后来某些原因将这机关封闭,直到前些时候的大地动,机关受了影响有了变动,那位机关师才得以回到此处。”

逸景一通总结令人余下三人面面相觑。

“所以他此番……”长铭忽而察觉阵阵寒意自脚底升起,像是将他手指都麻木一般,便是婆娑着天下飞霜的利刃,也无法再生半分知觉。

“自然是为了启动机关,摧毁荒城而来。”木易杨凛然道。

逸景亦是有几分着急:“事到如今,只好再想办法快些寻他。”

“且等一等”,谦则唤住逸景,脸色惨白地问他:“逸景,两国开战了吗?”

逸景没有应答。

“你不应该欺骗我。”

“臣不想欺骗殿下,只是有些话,臣又说不出口。”



 

新书《孤王独治》正在连载,点击头像可找寻,放个简介: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孤王独治》第一章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 5 )
热度 ( 8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