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云卷山河_第一百六十七章 身入虎穴

长铭:这里面的人都能凑出两桌麻将了!

古代abo背景;

A:兴主,B:和生,O:绛元;

君卿二人出了军帐,皆是长长叹了口气。

“行晟当真还没消息吗?”

逸景道:“若是有了消息,我又如何不说出来呢?他毕竟是宁武的仲军,如今这般,营长们亦是惴惴不安。”

长铭也不再问什么,兀自不言不语。

逸景摸了摸他为风沙扰乱的长发,柔声问道:“倒是你,没事吧?”

“无妨……”长铭似是麻木地摇摇头,“我护送侯爷一路赶来,见他失魂落魄的模样,我倒是无暇再想行晟之事,却唯恐侯爷出了半分差错……他与行晟作了十三年的父子,总会有些情感的。”

逸景拍拍他的后背,将人轻轻揽在怀里,耳语道:“你也累了,去我的账中歇息吧?”

“不好吧,这样又要有人闲言碎语了。”这话听着像是打趣,可奈何长铭声音失落的很,显然他并非在同逸景调情。

“有什么不好的,卿子在君人的房间里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再有人乱嚼舌根,我便加以严惩。”

“那你呢?”长铭仿佛心情好了几分,还埋着头在逸景的肩膀上蹭了蹭。

“我去那地下迷宫看看,晚些回来。”

“我和你一并去吧。”长铭从他怀里抬起头来,“我还不累,睡下去只会胡思乱想。”

“也罢,那就走吧。”

二人才到了地下城坍塌的部分,就见南宫煜麒一股脑地冲了出来,差点将长铭都掀翻在地。

“师兄?”

逸景及时出手,扶住两人,忙问道:“可是出了什么事情?”

“方才那处的岩壁挪动了!”

逸景与长铭闻言,解释大吃一惊,一左一右地抓起南宫煜麒就往更深处的通道奔去,一边跑着还一边问得没完没了。

“是哪块岩壁挪动了?可有什么动静?能进的这地下城吗?”

“哎呀!”

南宫煜麒一左一右地甩开两人,抽空理了理自己的衣服,伸手一指通道左侧:“急吼吼地跑什么,就在那处!”

两人齐齐望去,就见得一篇青苔,再无其他。

逸景眉头皱了皱,不急于去问南宫煜麒究竟有些什么动静,反而是一步步地向着南宫煜麒所指之处走去。

“那处青苔的颜色,如何格格不入?”长铭冷冰冰地问道。

南宫煜麒言道:“你也察觉了是吗?我原是在这里探查,忽而听到些许响动,再回头只是,便察觉那块岩壁不知怎么就换掉了,可其中发生了什么事,我确是没有亲眼得见。”

逸景甩甩头,出言安慰道:“师兄辛苦了,这机关诡异得很,怕是急不得,前路可有什么收获吗?”

南宫煜麒点点头,领着二人向前,边走便说道:“我在清理那些碎石,原本以为能有一条通道得以一窥这地下城的全貌,可不料……”

三人齐齐停住了脚步。

眼前所见,便是一块偌大的石壁,整整齐齐地将通道拦腰截断,从此隔绝两个世界。

“我唤人来凿开?”逸景问道。

“你当真以为我没有试过吗?”南宫煜麒却是难得一见的苦恼,“我可比凡夫俗子快速得多,找你的人来,想是要再清理半个月才能见这石壁。”

逸景哑口无言,长铭偏偏头看他,算是安慰了。

“师兄是说,你也拿着石头无可奈何?”

“这石头坚硬得很”,南宫煜麒上前,拍了拍石壁,只得到沉闷而细微的回应,“一剑劈开并不容易,我原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斩下一剑,谁知这石壁纹丝不动,头上倒是掉下来些许地砖泥土,只怕以武力取之,便是劈开了,这荒城又要坍塌大半。”

三人齐齐一声叹息,顿时察觉疲累更胜从前。

“罢了,今天也累了,不如且回去歇息吧。”长铭如此提议道。

南宫煜麒没有答应,只是突然眉头一拧,脚下生风而奔,像是一步就要冲出荒城去,一旁的长铭连忙飞身上前将他拉住:“师兄这是怎么了?”

“我察觉另一人在此……不……他不该在此……”

“什么?”

“晚些再说,稍纵即逝!”说着便撇下两人,几下身影闪烁就要消失在天际,长铭本是想着前去追赶,可耳边又听见秦左奚慌里慌张的声音,不由得停下脚步回望一眼,才知道竟然是顾小舞的密信到了,回头再看时哪里还有南宫煜麒半分踪影,便是不想放弃也得放弃了,反正师兄称得上神通广大,谁又能将他如何?

“想来和皇帝巡游西北有关。”

逸景听得顾小舞的密信到了,更是无暇理会南宫煜麒去了何处,当下借着举来的火光将信拆开,秦左奚此时也退到了远处。

“甘仪……”

“怎么了?”

逸景将信递给长铭,言道:“甘仪这次伴随圣驾,一路往西北来。”

长铭却是奇怪了:“甘仪可是中书省宰相!若是皇帝出征,宰相不该留守王城吗?他一并跟着来了,这是……”

“这定然是因为,三省六部中,又有了一位宰相。”

长铭一想,自然知道那位宰相是谁了。

虽说消息突如其来,可也算是意料之内。

她促成了兴主王子与甘家兄弟的往来,便是为了让皇帝看到兴主如何蠢蠢欲动。皇帝昔日发动政变,推翻了兴主,才有了今天的地位,虽然同是皇家血统,可毕竟生不为兴主,对于这等事情自然是避讳得很,几年时光消磨下去,尚书省宰相自然落在绛元手中,不过因着一场战事,将许多事情提前罢了。

逸景却是感慨道:“到真是难为皇帝陛下了,他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牺牲无数,尸骨成山,还是输了顾小舞一筹。”

“你在嘲笑皇帝?”

“没有,他与苏盛意可谓绝顶聪明,偏偏那个绛元,是顾小舞。”

长铭被他说得迷迷糊糊,抱怨道:“我原是觉得我明白了许多,可每次遇上你们,都是一头雾水。”

“有些事情,你还是莫要问了”,逸景揽着他,慢慢往回走,“且同你的君人去休息吧,明天就要拔寨前往荒城边境了。”

三五日之后,军队迁往荒城边境也将一切安置妥当了,逸景收到萧听雪传来的消息,说是已经成功将唯丽推上胡莽统帅之位,只是眼下胡莽正在筹备军马粮草,只能尽力拖延了。

南荣俊聪知晓此事之后,只是吩咐逸景一切照旧就行,需要银两,尽管开口。

另有参将很是疑惑:“只是金钱,便能扭转乾坤吗?此事对于他们而言,该是邦国存亡之大事了吧?”

逸景苦笑道:“便是我们全国为战事奔走的时候,不还是有着那些为了蝇头小利将大好河山拱手送人的叛徒吗?”

“是啊是啊”,有人随声附和道,“想想当年的何岁丰,不就是这样的小人吗?”

逸景收敛了表情,再也不说一字。

南荣俊聪并未在意堂下变动,只是站起身来,对逸景言道:“领着本将,去那地下城看看。”

长铭暂时作为将军护卫,自然是随同前往,只是到了那处,谁又能看得出什么?

逸景见俊聪望着那面坚不可摧的石壁,便低声提醒道:“已有人做了尝试,这块巨石不可妄动,否则……”

“否则剩下的半个荒城也可能保不住?”

逸景默然以对。

“等一下!”长铭突然言语,四下立时警惕,唯恐出了什么意外伤害了将军。

“怎么……”逸景原是想着低声问个清楚,不料长铭却伸手一栏,令他噤声。

在旁有不知情者窃窃私语,都以为这绛元是睡得迷糊了在为着一些风吹草动小题大做,可一旁的将军猛然一摆手,再无一人胆敢发声。

正是天地寂静只是,逸景忽而察觉自己的耳中飘入了溪水潺潺的声响,忽大忽小,忽远忽近,即便是此刻万籁无声,也听着像是如梦似幻的虚无一般,只怕连逸景都分不清自己是否幻听了。

一阵岩壁摩擦的声响趁隙钻了出来,这一声甚是分明,谁都听得清楚,当下就像是一群鲜鱼下了油锅一般,莫说那噼里啪啦的嘈杂响动,更是有人吓得四散奔逃,生怕这机关又出什么幺蛾子。

长铭却是不管不顾,随手拨开一个挡了视线了军士,连续翻身越过慌乱的人群,直直向着通道左侧的岩壁扑去,逸景与南荣俊聪同样有所觉察,一前一后地到了长铭身边,还未等驻足停步,便看到两块颜色不一的岩壁徐徐移动滑过,一前一后,有快有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错开出一条容许两人并行的通道来。

三人皆是大呼惊喜,可再一细查,便发现这通道正向着那块巨石滑动!若是如此,这通路埋在了巨石之后,便不知道该如何去哪里再寻了!

长铭当即握紧天下飞霜,纵身跳入了缝隙缝隙之中,逸景也未曾犹豫,却伸手将南荣俊聪拦下。

“将军关乎此战胜败,容我去去就回!”

言语之间,两人早已消失在厚厚的青苔岩壁之中,仿佛他二人从未到达此处,仅有南荣俊聪一人在原地倒抽一口冷气。



 

新书《孤王独治》正在连载,点击头像可找寻,放个简介: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孤王独治》第一章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 5 )
热度 ( 7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