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云卷山河_第一百六十六章 九死一生

行晟:为什么喊救命的总是我!

古代abo背景;

A:兴主,B:和生,O:绛元;


“行晟大哥?”忘熙轻声出言询问,“可是怎么了?”

谷粱以晴亦是察觉情况诡异,但是行晟背对着她,她便下意识地看了辰盈一眼。

辰盈却并未在意以晴,反而是兀自陷入了沉思。

“不,没有什么。”行晟摇了摇头,双眼避开忘熙关切的目光,像一个重病垂危之人还要强打精神一般,又回过头去看了方才辰盈擒住的老者,问道:“他是什么人?”

“我和……我们走散之后,我就遇见了他”,忘熙耸耸肩头,“方才那些岩壁步步紧逼,我就只能先将他救下了,但他似乎……是个哑巴?”

行晟问老者:“你是哑巴?”

老者胡乱叫了两声又连连点头,似乎在应答他。

“那你是这里的主人吗?”

“主人?”忘熙闻言,想起方才是行晟自称主人,不等老者应答就插话道:“什么主人,你方才说你是这处的主人?”

“我那不过是胡说的,可这处应该还有一人,掌控所有机关暗道。”

“这话我倒是听不懂了。”

行晟耐心解释道:“此处机关神奇,岩壁可自行挪动,变幻不休,极其容易引人迷失。我检查了地面,发觉其不同于岩壁两侧遍布青苔,倒是青砖潮湿干净,只有几条翠色绵延向前, 这些都说明了这些机关许久不曾移动,但是地面却有人走过,故而不长青苔,那么这个人,该不该是这个地下城的主人呢?”

谷粱以晴后知后觉地言道:“你是说,地面某些地方长了青苔,正是因为它们之前与岩壁相接?”

“不错,那些青苔,也正是这里的机关许久不挪动的证据。”

忘熙听得云里雾里,左思右想,还是决意不要去明白什么了,开门见山便问行晟:“现在怎么办?”

行晟目光一转,又落在了老者身上。

“你既然能听到我说话,那就点头或者摇头回答我就好。”

老者呆愣了片刻,支吾两声,无人知晓其中的意思,而行晟倒是不管不顾,冷冰冰地问道:“你是不是这处机关的主人?”

老者点点头。

“一直在这里吗?”

老者依旧点头。

“有多少年了?十年?”

老者没有应答。

另外几人面面相觑。

“二十年?”

老者似乎在沉思什么。

“三十年?”

老者轻轻地点头,忘熙在一旁倒抽一口冷气,低声呼道:“三十年?”

行晟却似乎并未在意,转头去查看五人所在的这一房间。

房间分四面隔绝,不过地下分不清东南西北,行晟也只得用前后左右作为标记。眼下前后两面岩壁倒是静止,但是左右两边确实转动不休,带起青苔碎屑随处飞溅,以行晟之目力虽然得以细查其中缝隙秋毫,却没有推开一条通路的时间,退一步言,即便出了这道墙,也未必能逃过之后的重重封锁,就如他们被迫如了此处一般。

辰盈叹道:“这处该是个牢笼吧……”

以晴也无奈道:“四路不通,自然是个牢笼。”

行晟面上依旧冷静,问那老者:“你知道该如何出去吗?”

那老者闻言,又是摇头又是点头,手脚比划了半响还不忘胡言乱叫,根本无人听得出他说了什么,就连行晟也不得不放弃询问,开始在前后墙上寻找线索。他自战靴中拔出两把匕首,一把交给忘熙一把留给自己,对忘熙吩咐道:“去将后边岩壁上的青苔尽数刮去。”

“哦!”

忘熙爽快答应,那厢的辰盈和谷粱以晴也一同上前帮忙。

四人也算得是手脚利索,三下五除二就青苔剔除得一干二净,而后行晟取过火把,沿着岩壁自上往下一路查看,良久之后,才唤来忘熙。

“这处的裂纹算的是最大的,只能试一试了。”

忘熙上前一看,见行晟所指之处,岩壁上已经开了个小洞,数条裂痕延伸出去,像是蛛网一般,便旋即反手提枪,一击狠狠撞上,引得岩壁上的转土软软地剥落了些许。

“这样能行吗?”

“水滴石穿一说并非虚妄,这个地下城常年不见天日,若有三十年,这岩壁多少受了腐蚀……这也是唯一的方法了。”

忘熙点点头,闷头又往岩壁上凿了一击,见并无太大动静便要收手再来之时,行晟突然出手抓上枪杆,默然出力,不消须臾,那枪头竟然被他尽数推入岩壁之中,便是一边的忘熙都吓得不敢出声言语。

行晟眉头一皱,再将枪头抽出之时,额上都已渗出层层冷汗,一言不发地将长枪抛回给忘熙。辰盈最先上前来,轻声问他是否安好。

“无事……”行晟低声摇头,将右手摊开,让辰盈看一眼掌心与手指上的斑斑血迹,“只是皮外伤而已,简单包扎就好。”

辰盈撕下衣摆,小心给他包扎手臂,以晴也上前来帮忙,忘熙好似猛然惊醒一般,连忙抱起长枪再去捣鼓那块岩壁——幸而方才有行晟帮忙,那岩壁的裂纹变得狰狞显眼了许多,忘熙自然也容易下手,待到终于可以钻过一人时,五人便头也不回地出了那牢笼,还未走几步,又见前方堂而皇之一左一右地摆着两根推杆,中间凹陷一块,想来是个石门。

四人不约而同地看向那老者,似询问似催促。

老者倒也不客气,上前便推了右边的推杆。

行晟不动声色地挪动一步,到了忘熙身边。

正是此时,两根推杆的中间的石门向一边划去,让开一条通道,老者先行一步跨了进去,其余四人紧随其后。

谷粱以晴举着火把环顾张望时,突然听得一声巨响,一块厚重岩石重重落在众人面前,堪堪将前路堵死。

“不好!”

她慌乱之间回头一看,石门已然合上,那老者却不见踪影!

“当心头顶!”辰盈高声提醒,以晴下意识抬首看去——又是一块巨石从天而降,将这不足方寸的地方严丝合缝地遮盖,有如天柱倾塌,令人无处可躲!


正当几位大军长挤在一处为着皇帝巡游西北的事情苦恼时,军士突然来报,令军侯南荣俊聪已到了,立即就要见各位军长。

这几人连同逸景、花辞树在内,皆不敢怠慢,连忙起身就往帐外冲去。

这令军侯别说是换上军装甲胄,便是逸景好心让他先喝点清水都被他一并回绝了,立时就在主位坐下,要各位军长将情况详细道来,而长铭也默然抱着双刀守在一旁,见逸景在对他悄悄地眨眼也不动声色,只是往俊聪的方向看了一眼再挑了挑眉毛。逸景立时就知道,长铭这是在提醒他严肃一些,令军侯看起来心情不佳,莫要轻易开罪了上官。

“眼下荒城情形如何?”令军侯一开口,便是声色沙哑,像是个年迈之人,连言语都变得艰难。

逸景静默地思量片刻,恍然察觉他早已年过花甲,说他是个年迈之人,倒是分毫不差,如今再一细看,他比起自己记忆中添了风霜雨雪的沧桑,少了睥睨三军的傲气,就如同久别重逢而又即将永诀的老友一般。

趁着逸景跑神的功夫,花辞树回答到:“荒城已有大半坍塌,宁武和安戊两军在昨日已经协同荒城太守将余下生存百姓送到了临近的素城之中。下官等商议来去,暂时在荒城与素城之间安营扎寨,还请将军示下。”

“且不忙”,令军侯显然要问得事情有许多,“本将已听闻那个机关的厉害,眼下可有什么头绪么?”

逸景答道:“下官听闻朝中传来消息,言明这等机关虽然摧垮荒城,却能不伤胡莽分毫,便意图查看一番,只是乱石掩埋,下官也不通机关之术,只是猜度那机关通道甚是宽大,该是用于骑兵行走,余下之事,一无所获。”

“那么三军粮草可还足够?”

“荒城与素城皆是边陲重镇,平日有些粮草囤积,各军行军也会备上一些,眼下粮草尚可维持两个月。”

令军侯沉着点头,对左右吩咐道:“全军明日寅时拔寨,往荒城边界驻扎,备好粮草,再派探子潜入胡莽,探听动静,若有异常,及时来报!”

“是!”众人齐声答应。

“宁武大军长留下,余下人等各自行事。”

待得人散去之后,逸景原是想着俊聪还要问些私事,可将军开口之时,语调即疲惫又冰冷:“听雪还在胡莽境内周旋?眼下情况如何了?”

“这一机关的事情,就是从胡莽皇帝那处传出,据说三十年之前便准备妥当,为一人阻拦而不得用,如今地动,使得机关触发,对于胡莽而言自然是个天大的喜讯。胡莽皇帝已然决意出兵,何岁丰也阻挡不及,只好力推与我们暗中往来的唯丽作主帅,再将囤积的胡莽羊群一并杀了干净,减其军粮。”

令军侯点点头:“他已是尽力了,若是再有消息,及时来报。”

“是。”

令军侯轻叹一声,挥了挥手,低声道:“你且退下吧……长铭也是……”

“将军……”长铭看起来有些于心不忍。

“退下吧,本将不欲再知道其他的事情了。”

新书《孤王独治》正在连载,点击头像可找寻,放个简介: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孤王独治》第一章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 4 )
热度 ( 5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