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云卷山河_第一百六十五章 擦肩而过

忘熙:别动手!是友军!

古代abo背景;

A:兴主,B:和生,O:绛元;


行晟自一条小道之中走出,忽而又听得溪水奔涌的声音混合着怪异的咔咔响动,抬头一看,似乎又回到了原来那处宽敞大道。

谷粱以晴哀嚎一声,辰盈看起来也颇为失望,而行晟那厢转头一看,却惊喜发现这处墙壁干干净净,没有一丝划痕,连忙提醒两人道:“这处没有记号,说明我们没有来过!”

“这地方究竟有多大啊?”谷粱以晴苦恼地问道:“咱们走了这么久,一下是这个大道,一下又转进了小道,都知过去了多少时候,难道这地道还挖到了素城?”

“只怕不是挖到素城啊……”行晟皱着眉头言道。

辰盈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咱们是因为荒城地动才不幸跌落此处,试想这地方若是如此广大,那么荒城岂不是处于根基不稳之中?”行晟冷冷扫过面前的大道:“我们是朝廷官吏且品阶不低,若是朝廷在荒城做了这般手脚,不该从太守到我们都一无所知才对。再看这条路,这般宽敞,该是做什么用才须得如此大兴土木?”

余下两人相顾无言,这等问题,只怕不是现在得以知晓的。

行晟再行两步,回到了大道上,方才听得的怪异响动似乎离他不过咫尺之间,只要再跨一步就是另一番景象。

“这声音甚是嘈杂,只要我们回到大道上,就能听得,难道那溪水就在这些青石砖之后吗?”

听得辰盈如此说,行晟伸出手探了探石壁,除了些许青石轻微移动带出了些许细致的声响,便再无其他。

“还是继续沿着这大道向前走吧。”

谷粱以晴将四周大量一下,发觉又到了一处新地方,虽然石壁上依旧青苔密布,通道内始终灯火通明,但是这处又是往这另一个方向开始了弯弯绕绕。

辰盈原是在左右打量意图找出些许线索,也为此留意脚下,竟然惊叫一声,眼看就要向后摔下地去。

谷粱以晴原想着是救之不及了,可眼前一花,原本走在前方的行晟不知何时回头,转瞬之间就到了辰盈前方,伸手将她牢牢扶住。

“可伤着了?”

辰盈摇摇头,低头去看自己脚下:“这处地上的青苔当真是滑溜溜的,险些就摔得个四仰八叉。”

“这地上不是没有青苔的吗?”谷粱以晴好奇说道。

“没有青苔?”行晟站在原地定了定心神,猛然回想这一路走来,地面上未曾见过什么青苔,倒是壁上两侧留着不少,再从墙上取过灯盏蹲下细查,此处确实只留有少数青苔,弯弯曲曲地留下些许痕迹,一路从此地绵延向前方,倒是不曾中断过。

行晟倒抽一口冷气,缓缓起身,再去查看两边的石壁。

辰盈亦是察觉另有诡异,便开口问道:“怎么了?”

“我们来到这里多久了?”

另外两人一时竟然答不上来。

谷粱以晴疑惑道:“兜兜转转那么久了,少说也该有一两个时辰才对。”

辰盈却是怀疑:“虽说都是军旅出身,可咱们也不可能连续行走了一两个时辰都全部感觉才是,我眼下只觉得精力充沛得很,像是才走了短短几步路程而已。”

“我记得……”行晟徐徐开口,“我们原本走在幽暗的地下,火把已是即将燃尽,可到了这处之后,那火把在我昏迷之时已然烧了大半……”

“这是何意?”谷粱以晴突然察觉自己头皮发麻,这地下森森然的湿气从眼睛一路渗进了骨髓。

“我们只怕来到这里已经好些时候了,是因为这处不会感觉疲累,所以混淆了我们自己的时辰计算。”

“这……这如何可能?!”辰盈的声音都变得尖锐几分,“我们到底在什么地方?”

行晟面上极为镇静,言道:“那就只好问一问另外的人了。”

辰盈与以晴面面相觑,皆是一脸不明所以。

行晟似乎无暇顾及两人,而是贴上墙去细细看着那些青苔,忽而又伸出手这边按动一下,那边按动一下。

辰盈急忙上前来:“可是发现了什么?”

“你仔细看看,这些青苔可是左边一块深一些,右边一块浅一些?”

辰盈本是站在后方,被那些长明晃了眼睛,也就没注意到那些青苔,如今行晟这么一说,她也贴上前来一同查看,而谷粱以晴同样紧随其后。

诚如行晟言,一条曲折的线路将青苔分为两色,一边深一边浅,仔细看起来,煞是怪异。

“怎么会如此?”

行晟答道:“若是所料不差,本该是一些墙在里测一些墙在外侧,湿气水分不同,便导致这些青苔有深有浅。”

谷粱以晴一愣一愣地看着行晟,越发不明白他神神叨叨地说些什么。

行晟目光一定,反手自背后断然拔剑出鞘,头也不回地对辰盈与以晴叮嘱道:“随着我走,不要失散了。”

不明所以的二人见他早已健步飞身出去,也来不及细问许多,也动身追赶而上,眼看行晟就要撞了石壁都不回头,辰盈几欲提醒他清醒一些。

然而行晟并非不清醒。

只见他手腕一点,剑意洒下一片光华,衬得满壁青苔瑟瑟如小鬼,不过是眨眼之间,剑锋已然没入岩壁三尺,再是轻轻一动,那岩壁居然就此向后退去!

转眼之间,谷粱以晴亲眼见得周身的灯火明明灭灭,岩石之响动嘈杂不绝,像是置身戏台帷幕间,坐看优伶走位,咿咿呀呀不绝于耳, 前后左右的岩壁都像是受了指使而重生一般,双眼恍惚之时,它们已在有条不紊地四下移动,不似岩石,胜似活物。

不消多少时候,那些岩石终于安分了下来,长明灯重新点燃,这地下城又恢复了宁静,但是他们早已置身于另一处通道中,依旧是灯火不熄,青苔满布,仿佛方才一切不过是睡梦臆想,在神游之时已经走过了千里万里——偏就是未能出得这地下之城。

辰盈这才明白,行晟要求自己与以晴跟紧他,便是担心岩石挪动使得三人分离。

一次变动之后,行晟脚步不停继续向前,又是举着长剑直直刺入岩壁,辰盈留神一看,他那一剑就是刺在两种颜色的青苔之间。

行晟行动迅如闪电,更兼从未有半点犹豫,三人不过半盏茶的功夫,就将这地下城换了几次模样,脚步却是以一种看起来颇为怪异的方向行进着。

当再一次于青苔岩壁之前站立时,行晟依旧不及多想,举了长剑就要往岩壁之间的缝隙刺去。

正是此时,原本恢复静止的岩壁忽然快速移动起来,自三人眼前片片闪过,满是寂然的地下城瞬间被四面八方传来的石块嘈杂声淹没,回声层层叠叠在远近交回,辰盈看见谷粱以晴慌张的神情和行晟不知所措的双眼,这两人似乎在喊叫着什么,可任凭她竖起耳朵也敌不过这突如其来异动声响。

忽而见行晟神色一变,右手一把抓住自己手腕向前猛然拉扯,将她带到自己身边。辰盈神情恍惚之际,猛然听得身后一阵巨响,连忙回头一看,竟然另有一块岩壁已然滑到了她方才所在的位置,若不是方才行晟及时出手,只怕她眼下早已被那岩壁撞得血肉模糊。

谷粱以晴转身一看,亦是暗叫不好——原来是另有一块岩壁从旁插出,直奔她身躯左侧而来,为了不与行晟二人分散,她也只得向前一跃,到了辰盈身边。

脚步才站稳,三人便一同察觉行晟身后的岩壁纷纷向着左右逃开,而行晟面前的岩壁却是步步紧逼,任凭行晟想尽了办法那岩壁就是停不下来,他也只能带着辰盈和以晴步步后退,以免为岩壁所碾压。

也说不清逃命了多少时候,终于是退到了一处安全之地,暂时免于受岩壁驱赶,只是面前最后一层岩壁已然从三人面前滑过,转动不休,带起风声不绝,引得火烛摇曳,这等防御看起来似乎铜墙铁壁,并无突破之法。

行晟喘息片刻,又听得身边传来一人低声惊呼。

未等他转头看个明细,那明晃晃的枪头已然到了自己和辰盈之间,不管是谁动静,另一人都免不了血溅五步。

“什么人?”那人声音冷冷清清,还有几分稚气未脱。

行晟不慌反而笑道:“客人闯了家门,反倒问主人是谁,这未免有些失礼吧?”

话一出口,身后远处突然传来虚浮的脚步声,转眼之间一个老者已到了自己面前。

行晟接着火把的光亮定睛一打量,发觉这老者皮肤黝黑,须发皆白,一身短打,膝盖手肘上还沾染了些许干燥的尘沙,双眼炯炯有神,初见行晟之时原本是一副气势汹汹的模样, 可才过片刻又看起来很是失望,行晟在心中暗自估量,恐这老者已是耄耋之年。

“什么主人客人的?”背后持枪之人问道。

“我才是这地底城的主人”,行晟不慌不忙地答道,“倒是你们擅自闯入,意欲何为?”

“什么?”那人显然愣了一愣。

说时迟那时快,行晟忽然发难,左手向后攥住长枪,同时左腿也向后跨了一步,才一站定便将右腿后撤再一转身,借着手肘狠狠撞向那人胸口。

那人显然不及防备,手上猛然松了力道便为行晟夺去了长枪,而后回神,那长枪已然抵上自己喉咙,那厢的辰盈不知何时也跳开出去,不但未受行晟动作的影响,反而将那老者制服,留下谷粱以晴一愣一愣地看着四人。

“诶?你不是……”那人思量片刻,重新开口道:“行晟大哥!你竟然在此?难道是荒城地动,将你震下来了吗?”

行晟与辰盈对视一眼,招呼谷粱以晴拿过火把,见了方才袭击之人的面貌,亦是满面诧异。

“忘熙?你又如何在此?”

行晟收了长枪,反手去将跌坐在地的忘熙,辰盈亦是思量片刻,松了双手,让那老者活动一番筋骨。

“我是来寻你的……”忘熙看起来很是兴奋,可眼神扫视一圈之后,连语气都变得小心翼翼。

“寻我?何故寻我?是你叔叔有什么吩咐吗?”行晟反问。

“是……”忘熙看起来很是为难,“是一个人要找你,他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见到你了。”

“谁?”

忘熙似乎没有理会行晟的问题,而是继续说道:“他来到这处,和我一并跌到了这里,他知道这里机关重重,担心自己遭遇不测……”

“你在说什么?”另外几人都听得莫名其妙。

可忘熙脸上的神情又是伤心又是焦急不掺半分虚假,行晟的心却是一点点地沉了下来。

“他要告诉你,他很好,另一个人可能还活着,希望你不要再执着于那些事情了,和他一起离开……”

行晟目光一定,弃了长枪就来扣住忘熙的肩膀,语无伦次地连连催问:“是他吗?是我知道的那个人吗?”

忘熙哪里知道行晟当真以为那个人是谁,避讳着在场的其他人,他也支支吾吾地也说不上话。

“他在哪里?”行晟又问。

“我们到了这处,他唯恐你不知道,就将那些事情告诉了我,可随后这地方的机关移动,一下子将我们分开了……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行晟搭在忘熙肩膀的双手缓缓垂下,借着火把摇曳的光线,忘熙仿佛从他的神情中读出了心灰意冷的悲痛,就像是烈火焚尽黄泉森林之后的自己。



 

新书《孤王独治》正在连载,点击头像可找寻,放个简介: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孤王独治》第一章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热度 ( 8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