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bo莫名执念的小透明,cp太多无节操,欢迎勾搭一起捞。

【原创abo】云卷山河_第一百六十四章 尚书之首

皇帝:擢升顾小舞为尚书省尚书令,任宰相职,留守王城!

古代abo背景;

A:兴主,B:和生,O:绛元;


眼下这处已然被一路火把照得通明,倒是不需要逸景再费眼力,只是左右看去,发觉果然如花辞树所言,通道两边的青石上早已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青苔,被外来者的火把一通火烤,显得如具具干尸一般骇人。

逸景略一估量,这通道该有三十丈宽,若是骑兵通行,也该足够了。

于是他继续向前,往更为幽深的黑暗之处走去。

“逸景?”

他忽然听得有人唤他,声音几分熟悉,转头之际,借着远处微弱的火光见到了来人脸庞,不由得大惊失色。

“师兄?!”

南宫煜麒以食指按压薄唇,示意逸景莫要引起太大动静。

可逸景依旧忍不住问个清楚:“你们如何走得比宁武大军还快?!”

换作寻常人,眼下该在半道才是,毕竟百姓不如军队,训练有素又兼多方支援。

但是细想来,长铭的师兄如何能说是寻常人等。

“这荒城地陷之前,我们便到了,只是我去寻行晟之时,突然发生了这等祸事,忘熙和木易杨都已不知所踪。”

逸景心中又是一痛:“他们也……”

“尚不可知,我试图在这处找寻,却无从察觉木易杨的存在,眼下亦是束手无策……你可有行晟的下落吗?”

逸景略一思忖,还是实话实说了。

南宫煜麒深知这番算得九死一生了,行晟毕竟不比木易杨,被这乱石一砸,只怕是连骨头都不能留下。

两人各自心绪复杂,满脑子的胡思乱想,蓦然不知眼下该是何去何从,更不敢去看那些尚且活着的人。长铭难免伤心,行朝和俊聪又如何一笑而过?那对咫尺天涯的师兄弟,或许还有说不完的往事依稀,而远在天涯的成景,也不知是否在等着忘熙歪歪扭扭的书信。

逸景长长吸入一口浊气,心房处隐隐发麻。

“这乱石堆在一处,或许前方还有路途,我去寻人来挖开。”逸景说着转身便要走,这该是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等一下。”南宫煜麒喊住他。

“师兄?”正当逸景转身正欲离开之时,南宫煜麒却说:“我试了试,这里乱石堆积,不易将路通了,现在谁不是忙着布防和救人,你们还有时间一点点挖通吗?”

逸景反问:“还有别的办法吗?”

“我来想办法,你且回去忙着自己的事情吧。”南宫煜麒摆摆手,神情漠然地打发逸景。

逸景也不客气,转身回了自己军帐之中,同花辞树好生商量后续事宜。

 

顾小舞揉了揉眼角,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可疲惫之感在脑海中翻涌得更为厉害,再一抬头看天际,原来太阳又一次升起了。

新任的吏部侍郎带着文书前来见她,走到门口却又将文书藏在背后。

“为何藏起来?”顾小舞甩动手腕,不禁感到一阵腰酸背疼,见吏部侍郎没有回应,又催促道:“还不将文书拿来?”

“大人连着辛苦了三天两夜,还是好好歇息吧,这样下去,难免……”

“啰嗦什么!”顾小舞想着狠狠呵斥一阵,可眼下却是有气无力,只能缓了声音道:“将文书拿来便是。”

吏部侍郎一阵心惊肉跳,低声答应着将文书捧来。

“朝中可有其他事情?”

顾小舞一面接过文书一面随口问道。

吏部侍郎想了想,才道:“三省六部都为了大地动和胡莽战事忙得四脚朝天,也没有……对了!”

“嗯?”

“侍从们说,自昨晚起,甘相就在圣书房同陛下商量国事,到现在都没出来,连饭都没吃一口!”

顾小舞停下了手中毛笔,兀自在文山书海中沉思。

正是吏部侍郎留也不是走也不是的时候,圣书房的侍从过来传话,说皇帝陛下要见吏部尚书。

顾小舞的眼皮狠狠地跳了一下,二话不说便收了满桌狼藉,随着侍从奔出门去。这几日连连大事发生,她实在不愿意再听见其他惊天动地的消息了。

皇帝见了顾小舞便从龙椅上忽地站起,连礼节都给顾小舞一并免去,似乎甚是迫切,连喘息一次的时间都不愿意等。

“朕已决意,巡游西北!”

名为巡游西北,实则御驾亲征,不过是当前处于备战阶段,还未有个动武出兵的由头,就找了另一个名词罢了。

顾小舞差点就想着尖叫出声,可她毕竟还是吏部尚书,官场多年也经历了大风小浪,就连这等晴天霹雳的消息都不能将她撼动半分。

顾小舞稳了稳心神,连忙道:“陛下何必如此?尚有将士在前,何须陛下亲临前线?天子不在朝堂,谁又来坐镇八方?”

“可甘仪已经从胡莽公主那处问出了些许消息,萧听雪信中所言之机关,胡莽公主亦是有所耳闻。这几日急报连连,荒城的情况远比王城所想严重,早已动摇军心民心,眼下胡莽即将来犯,更是防不胜防……”

顾小舞声如斩铁地打断皇帝言语,只问了一句:“所以宰相甘仪上疏,诱使陛下御驾亲征?”

皇帝没有应答,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想来是对顾小舞这等无礼之言颇为不满。

堂下的吏部尚书虽然面上平静如水,内里却是心急如焚,顾不得礼仪不礼仪的东西,又继续说道:“陛下本就不愿意生灵涂炭,才将重任交于逸景,而今御驾亲征,哪里还有返回的余地?天子不征则已,征则必胜,皆是便是我朝与胡莽有意和解,只怕也没有那么轻易罢手了!”

“呯!——”

皇帝猛然一拍桌案,立时满是寂然,唯有那被震起的杯子摇摇晃晃地在边缘挣扎了片刻,最终摔了个粉身碎骨。他重重地喘了口气,像是方才溺水重生的人狠狠地吸入两口冷风。

“这些道理,需要你来啰嗦?!”皇帝见了顾小舞炯炯有神的双眼,那声音仍旧半点不退,“如今又该如何?这样诡异的机关前所未见,且不说胡莽虎视眈眈,甚至有人在传言胡莽之中有鬼神护佑,我军若战必败!无御驾亲征,如何激励士气?甘仪确实主战不主和,可他所言并非全无道理,这几年休养生息,国库尚有盈余,总不能让胡莽又夺了我们的城池才是!”

“令军侯戎马多年,当下又被认命为大将军,陛下何必以为他就全无办法呢?”

皇帝静默了片刻,发出了一声苦笑。

“你早已过了天命之年,令军侯也当老去了”,皇帝慢慢坐回龙椅,一声长叹,忽而含糊言道:“若是帝师华景,古大将军,苏姓宰相还有一人在此……或许便不会落到如此地步了。”

顾小舞一时无言。

“你且回去吧,好生准备。”皇帝挥挥手,准备将顾小舞就此打发了。

“陛下,臣还有话说”,顾小舞不依不饶地上前一步。

“还有何事?”

“陛下御驾亲征,这王城该是谁来做主?若有万一,今后又当如何?”

皇帝猛然回头,死死盯着顾小舞,仿佛她不是个忠心耿耿的臣子,而是个犯上作乱的反贼。

皇帝离宫,谁来做主王城?

依照惯例,理当宰相坐镇后方。虽说朝中有三省六部,但是三省中仅有中书省任命了宰相,那便是甘仪了。然而甘家兄弟与兴主王子之间互有往来早已是世所共见,两兄弟更是借此收了不少好礼,这些都足以说明,当下的兴主王子便是万众所归……

若是这圣书房内还有第三人在,或许他能听得顾小舞的一声冷笑。

彼时君臣二人心知肚明,自古以外,唯兴主可治天下,只有这一个和生例外。若兴主们已经看破这位和生皇帝的伎俩,以拨正朝纲为名,再度拥立一名兴主为帝……

“来人!拟旨!擢升顾小舞为尚书省尚书令,任宰相职,留守王城!”

 

“吁——”

长铭一勒疆绳,顺手撩开额前短发,看着令军侯南荣俊聪旋即停驻在前的背影。

他本想着再扬鞭一次,可长铭却一言不发地停了马匹,将他自神游天外中唤醒。

“长铭?可是有什么事?”

长铭顺了顺骏马的鬃毛,轻声言道:“赶路了许久,我有些乏了,不如且歇息一晚,给战马喂些草料吧?”

南荣俊聪抬眼看他,四目相望之下,长铭这才发觉他的双眼有些浑浊不清,就像是天际可望不可即的滚滚尘沙。恍惚之间,长铭也察觉,时间已然过去了十五年。当年落魄不堪的傅远平早已死去,留下一个风光无限的南荣行晟。孩童自襁褓到了舞夕之年,行晟的父君也从壮年到了垂垂老矣之时,那个不愿意父君操劳军事的行晟,如今又该葬在了哪处?

“说得也是”,南荣俊聪的面上还是那般只道寻常地点点头,仿佛他与长铭不过是在结伴郊游,“你且休息吧,我先行一步,你再追上来就是。”

“侯爷”,长铭低声叹息,“您已经是三军统帅了,若是累垮在路上,如何是好?”

南荣俊聪这才意识到,长铭尚且不足不惑之年,又兼武艺高超,如何会轻易就说自己疲倦了?老去的那个人,该是他自己。他一时没有说话,无意中低头看去,连战马的双眼似乎都写满了痛苦,不由自主地也就答应了长铭。

长铭为他牵过马,二人彼此无言地往驿站而去,路上偶尔听得荒城传来的消息,只作自己是个聋子哑巴。

“长铭”,俊聪在驿馆门前停下了脚步,背对着长铭也没有回头,驿馆中带有些许热度的烛光从他身边悄然走过,这个世界似乎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他问长铭道:“我还能再见行晟与辰盈吗?”

长铭一愣,忍着鼻头酸楚,哑着声音说了一句:“吉人自有天相。”

南荣俊聪点点头,就此步入驿站中。

Ps:甘家兄弟和兴主王子往来,其实最开始是顾小舞在帮他们穿针引线,等的就是皇帝犯起疑心病的这一天。因为顾小舞,彻底明白了皇帝是希望挑起兴主和绛元的纷争,保证自己统治的稳定,为此甚至杀了逸景的前任的大军长和胡莽的三万军士。


 

新书《孤王独治》正在连载,点击头像可找寻,放个简介:

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男宠攻X皇帝受;

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宫斗文,主线始终在皇帝和贵族的权力争夺过程;

古代ABO架空背景;

设定:

1、A:兴主,B:和生,O:绛元;

2、绛元仍然存在发情,但是不存在标记,所以一个绛元可以有多个兴主(兴主是攻,绛元是受);

3、社会地位:绛元>和生>兴主,为保证皇族血统纯正,避免喜当爹的事情发生,皇帝必须自己生孩子,所以皇帝的孩子中如果存在生育能力强的绛元,将优先被立为继承人(受的地位比攻高);

4、如果皇帝生的孩子是绛元,举国同庆;

5、弱化男女差别,强调攻受(攻:君人,受:卿子,所以皇帝的男宠也叫宠君),父母只用于代表男女性别(如:父卿,父君等);

6、皇帝是受(自称:朕),后宫里养的是攻(伺候受的),除了王君(自称:孤)以外,其他的攻没有地位高低的差别;

7、文中大部分角色来自本人之前所写的《云卷山河》,但是在人设上会有不同,可以视为《云卷山河》主角团下辈子的故事;

《孤王独治》第一章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戳我

 

 

评论 ( 2 )
热度 ( 6 )

© 尧商 | Powered by LOFTER